您的位置首页  日志语句  情感日记

山河故人 一个女摄影师的陕北乡村日记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8-10-12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山河故人 一个女摄影师的陕北乡村日记  方延琴,一个出生在陕北农村长大在城市的女摄影师,用了四年时间,透过镜头重新审视了这片积攒了几千年文化的土地…

原标题:山河故人 一个女摄影师的陕北乡村日记

  方延琴,一个出生在陕北农村长大在城市的女摄影师,用了四年时间,透过镜头重新审视了这片积攒了几千年文化的土地。她的视角细腻而温和,有着黄土高原的宠辱不惊。这些照片涵盖了村民的大部分生活,阐释了他们的、生活状态、收入来源、消费途径、教等方方面面,正是这些细节给了照片更大的阅读延伸,下面我们来看看她的摄影日记都留存了哪些时光碎片。

  拍了四年照片,觉得自己并不擅长自然风光的拍摄,对身边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却能产生一种气息相通的感,这大概是所致吧!在喧闹的都市总有种被局限、压抑的困顿感,因此就喜欢到的田地里去,体验那些原始的农耕文化,感受那些质朴的生活日常,而这可能源于祖辈都是庄稼人,与自己骨子里就有农人情结有关吧。虽然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农村,但却对这片外人看似贫瘠荒凉的黄土地有着深厚的情感,发现自己一走进心情就舒畅,思维也活跃起来,看到村民的生活,那么简单淳朴,平实中充满诗意,简陋中不乏温暖,有着城市人奢望不到的幸福感,这些场景常常触动着自己浮躁不安的灵魂,不禁自问,生活的本真是什么?也许,就是我用镜头所记录的这些平常生活吧。

  每次去,我从不当自己是外人,上,无论是碰到挽着牛绳的男人还是地里掰玉米棒的女人,都主动上前示以微笑打个招呼,很快我们就像老熟人见面一样有说有笑。日子久了,很多村里的婆姨都把我当成“亲戚”看待,遇到饭时就让我吃,天色晚了就拉我住。陕北农民就是这样,实实在在,憨厚淳朴。我喜欢这种简单和质朴,因此跟她们越走越近。时间久了,自己都像个村妇了,农耕季节干旱不下雨就着急,秋季有个好收成就高兴。拍照之余常跟她们唠日常农事和儿女琐事,好几次本来是去照像,聊到兴头把相机一扔,跟着她们一起挖野菜摘起槐花了。

  2018年农历二月初二,横山房则嫣村庙会的正日子,周边各村的村民,包括在外打工的人都会回来参与其中,他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,一切都是自觉自愿,在山坡上扭秧歌打腰鼓,在飘着彩幡的场地做一系列教活动,为各村人寿福安,五谷丰登转场祈福。横山房则嫣村的小庙在高高的山脊上,这个村有着黄土高原的典型地貌。

  2018年4月18日11点,陕北的太阳出来得很早,一出来就晃得耀眼,白茫茫的。村民们天不亮就开始干活劳作,11点钟就躺在坡上聊家常喝啤酒,想着今年地里的收成。

  2016年2月19日,毛堡则因为村貌淳朴美丽,吸引了很多摄影爱好者,后来市委承包了村子,把村里改建成了民俗乡村,现代气息渗透了村子的每个角落,原有的质朴一扫而光,周围土地都种植了观赏植物,没有了地种,村里能劳动的村民都带着孩子进城打工。平时人烟稀少,只有年跟前才能看到炊烟袅袅的景象。

  2015年12月1日安塞县道渠湾村,延安封山禁牧,山地都种了树,沟坝不多的地种了杂粮,养羊的农家因为没有足够的草料,只能跟抓羊的纠察队打游击,。深秋树叶落了,羊群也不会去啃树枝,拦羊人会把羊群赶进秋收过的庄稼地吃丢弃的玉米杆。陕北农村,大量的村民会养一点山羊来贴补家用,由于连年干旱山上的草很少,每户饲养山羊的数量非常少。

  2018年2月3日,安塞县阳畔村刘栓虎家有几十只山羊,封山禁牧只得把羊圈养起来。

  2017年11月26日,延安甘泉县大庄河村村民在收割山坡上的黑豆,这也是最后的秋收。

  2017.4.23延安市徐寨村。春耕季节,一只小毛驴跟毛驴夫妻劳动耕地。

  2017年11月2号,延安魏塔村老蒋家办了个绘画,耳濡目染的他忽然有了灵感,捡起画家们丢弃的废旧颜料也开始画上了油画,第一幅就画了自己的老婆,还把画卖了五百元钱,以后就一发不可收,只要有点时间就画画,后来生意不好,就去省城儿子家边照看孙子边在楼道做画,他说西安有一住户看他勤奋,把地下室腾开让他做画室,他很。秋收开始了,他回家跟妻子一起打场收秋。

  2016年4月6日延川县樊家川村。随着现代化进程,陕北的春耕不再有牛欢马叫的场景了,大多数人都是雇佣大型拖拉机耕地,按一亩地多少钱收费,省力高效。俩拖拉机手忙的中午也不回家吃饭,就在地里休息吃点零食就又开始耕种。

  2017年10月15日子长县农村,延安工作的马根平承包了子长县一座荒山梯田种植油牡丹,因为是新兴产业经验不足,春天栽种的牡丹苗旱死很多,只能秋天雇佣附近农民来补苗,山高远,中午只能把午饭送到山上,吃完饭的村民就在土格愣下休息片刻,下午继续劳动。

  2018年4月21清涧白家畔,中午庙会戏散了,俩老太太没回家歇息,还坐在场子里拉线清涧县赵家畔村黄河畔上,两个年轻恋人在拿手机拍照留念。

  2018年农历正月十三是马坊村庙会,各村秧歌热闹非凡,大人们都忙着看热闹,孩子们在时常不见的蹦蹦床上玩的不亦乐乎。

  2018年5月2号,横山县五龙村庙会,邀请了全国五百多名摄影师前来参加活动,很多人都是奔着横山老腰鼓来的,拍摄场地人头攒动,你争我抢,一位老乡和他的毛驴好奇地看着这热闹的场景

  2016年12月7日定边五里墩村举行每年一度的跑驴比赛,村民们站在沙坡上观看。

  2018年5月12日蚂蚁村,蚂蚁村只有四户人家,农忙时常相互帮忙。这天,三家凑巧都在这个坡洼上种洋芋。地畔下坐着刘生富(刘义斌的父亲)、焦常金(焦花的父亲)、刘义斌、刘生友、梁金兰(刘生友的妻子)、焦花(刘义斌的妻子),地畔上站着李玲玲和丈夫刘社文。

  2018年2月25甘泉县窑,每个村子总会有一个村民们聚集聊天的地方,窑村也是一样,今天难得遇到男女老少都在一起晒暖暖。

  2018年2月25日,正月初十大庄河村,曹连小和曹拉小姊妹俩,带着孩子提着礼物回娘家看望父母。问她们名字里为什么都带一个“小”字,她们说:父母生了大姐后希望有儿子,就给她俩起名子叫“拉小,连小”,希望能连着拉一个小子,最后老四真是男孩,才随了父母心愿。

  2016年9月14日延川县东村,院子里躺着黑子和黄黄两条狗狗,它俩每天跟着三哥上山拦牛,忙活一天也累得够呛,回来吃饱就躺着舒坦,三嫂干完家里营生却还要在月光下没完没了的洗衣服。

  2018年5月6号,安塞县关仙咀村七十岁的张喜金。他家的墙上挂满了他的。

  2017年1月12号,延长县凉水岸村口的老槐树。年轻量外出打工,村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。

  2018年4月21号,清涧县白家畔,白家畔庙会上,树荫下歇息的疲惫老头跟墙上奔腾的骏马形成了有趣的画面。陕北的人很多元,这座马王庙香火很盛。

  2018年5月6日安塞县崖窑村,八十二岁的张玉亮老人坐在佛像前歇脚,他与佛像面容如此相像,让人觉得前世线日蚂蚁村,村里平时只有四户人家,都是老弱病残,很少见到孩子的踪影。这天是周末,巧遇几个跟父母在城里读书的孩子,回家看望爷爷奶奶。因为村里包括乡镇都没有了学校,大人不得不带着孩子去城里打工供孩子上学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